热缩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缩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朱令父亲警方已有结果只是没公开真相-【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16:01 阅读: 来源:热缩套厂家

复旦研究生投毒案让沉寂已久的清华大学朱令铊中毒案再度成为热门话题。1994年,清华大学化学系女生朱令离奇发病,被证实为稀有的“铊中毒”,导致她全身瘫痪。警方曾锁定凶手就在朱令的“身边”,但最终此案不了了之。近20年来,有关“谁是凶手”的各种猜测和传说,坊间从来没有间断过,尤其是朱令的室友孙某,一直被认为是主要嫌疑人。今年4月18日,在复旦投毒案的风口浪尖上,孙某在网上发帖自证清白:“我比任何人都想将真凶绳之以法。”这一言论再加上其不普通的家庭背景,加剧了种种传言的散播。随后,此案也引起陈坤、姚晨、范冰冰、李冰冰、水木年华卢庚戌等明星的注意,他们纷纷转发微博试图让网民更多关注朱令案,也希望网民能够捐款帮助朱令。

近20年来面对此案的种种传言,甚至是直指司法不公的传言,警方并没有及时予以澄清。目前这种“全民福尔摩斯”式的以讹传讹,无论对于受害者朱令,还是“嫌疑人”孙某,都是不公平的。舆论认为警方有责任、有义务向公众澄清并及时回应:朱令案到目前为止19年悬而未决的局面,究竟是何原因?警方当时掌握了哪些证据?案子卡在哪里?当初警方那些“只剩一层窗户纸了”的表态是否属实,又指向哪个嫌疑人?对朱令家属的询问乃至申请信息公开,究竟为何搪塞、不予告知?玄之又玄的所谓“法律、法规及相关规定不予公开的其他情形”具体指的是什么?特别是公众质疑的,当年本案有没有受到权力的不正当“干涉”?(新华)

案件回顾

19年案子未破复旦毒案再掀关注

网友直指朱令同室同学,嫌疑人孙某多次自证清白

中毒和救助

出生于1973年11月24日的朱令,在清华大学化学系物理化学及仪器分析专业读书时,分别在1994年末与1995年初两次因不明病因在同仁、协和等医院就诊,但一直未能查明病因。1995年4月,朱令的初中同学贝志城通过当时国内罕有的互联网发出求助信息,得到国外医学界的大量回复,根据这些回复提供的信息,最后由北京职业病防治所的陈震阳教授化验确诊为铊中毒,并且为两次中毒,5月3日晚开始用普鲁士蓝为朱令解毒,但仍留下了终身残疾,一份官方文件中描述为“大脑、中枢神经、肺、肝均受严重损伤,脑组织萎缩,双目失明,四肢、语言及记忆功能丧失,处于重残瘫痪状态”。朱令求诊一事曾被媒体称为“大陆首次利用Internet进行全球医学专家远程会诊”。陈震阳教授根据检测结果认为,按照朱令中毒的剂量,若非自杀,就是投毒。

根据报道,时任清华大学化学系副系主任、主管学生工作的薛芳渝教授应朱令亲属要求,在1995年4月28日晚向警方报案,此案后来由清华大学派出所和北京市公安局14处有关人员负责调查。朱令父母称,虽然调查中警方陆续传出“有对象”、“上面批准后,开始短兵相接”等话,但一直没有侦破。

朱令的同宿舍同学孙某,曾被警方作为嫌疑人在1997年带走调查,警方称她是“唯一能接触到铊的学生”。后来孙被释放,在2005年的一份网络声明中孙某称,1998年8月,警方宣布解除对她的嫌疑,“他们承认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和朱令中毒有关。”朱令同学贝志城则在网络上表示,警方从无解除嫌疑一说,官方理由只是证据不足。

怀疑与“自证”

多年来,不少网友认为孙某有动机并了解铊的属性、有获得铊的途径,因此有投毒的嫌疑,并一直呼吁警方重启调查。网络讨论在2006年因为孙某在天涯社区发布两份声明而达到一个高潮,并且在今年因为复旦投毒案而再次引起大量关注。

在2005年的声明中,孙某表示她并非能唯一接触铊的学生,清华对试剂管理也不严格,并且她与朱令没有不和,没有投毒动机。在2006年的声明中,孙某称已委托家人于2006年1月9日向警方提交书面申请,要求重新侦查朱令被投毒案。

孙某和朱令的两名室友以及另外几名同班同学曾在网上对孙某的网络声明表示支持,但后来有黑客公布了孙某发布声明之前与他们讨论、修改声明细节以及指导他们如何发帖的邮件,因此导致更多的质疑。这些同学的个人资料也被网友发布到网上,并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根据泄露的邮件,有网友还向美国移民局与联邦调查局对其中两名在美国的同学提出指控,导致他们在申请绿卡时遇到了麻烦。根据泄露邮件中的一份由孙某父母名义起草给北京公安局14处的函件,孙某夫妇以及多名同学的资料被网友发布,“骚扰不断”、“恳请政府出面保护他们的一切合法权益,澄清对他们的诬陷。”

在黑客提供的邮件中,有两名发件人对南都记者确认了所涉及邮件的真实性。4月19日,这名黑客接受了南都记者的邮件采访,他表示“希望推动案件调查重启”。南都记者张书舟实习生魏亚雄张嘉

父母心声

朱令父亲:警方已有结果只是没公开

“没必要重新启动(调查),实际上材料已经非常多了,我觉得真相(已经)公开了,结果实际上很清楚。”———朱令父亲吴承之

今年4月28日,朱令父亲吴承之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最希望“把真相告诉我们,我们很想知道结果。”

吴承之认为,警方在之前的调查中,已经有了结果,但没有公开,“没必要重新启动(调查),实际上材料已经非常多了,我觉得真相(已经)公开了,结果实际上很清楚。”吴承之说,由于案件早已办结,他们多年来一直在上访,并且申请了信息公开。

根据公安部2007年9月的一份给政协委员的复函,北京市委政法委曾召开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北京市检察院、北京市公安局“三长会议”,认为公安机关前期做了大量工作,但直接证据不足,案件继续侦查难度大,根据上级领导批示,1998年8月25日北京市文保处结办了此案。吴承之对南都记者称,虽然辗转得到这份回函,但警方至今未正式通知他们已办结此案。

2008年5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开始施行,朱令母亲朱明新在2008年5月12日对朱令案“侦查侦破过程和结果”申请了信息公开,同年5月30日警方以“法律、法规及相关规定不予公开的其他情形”为由不予公开。朱家对此提出了行政复议,尽管警方称卷宗属“涉密材料”,不在信息公开之列,但北京市政府仍在2009年3月16日以不公开的理由违反规定为由撤销了北京市公安局此前的《政府信息不予公开告知书》。此后再申请信息公开,北京市公安局不再受理。朱明新告诉南都记者,重启调查当然也重要,但她希望先申请信息公开,“我先要求他们信息公开,我觉得最有力的证据,应该是在公安那边。”

昨日中午12时,朱令妈妈朱明新女士接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采访时表示,“我一定会继续申请信息公开的,希望能有一个结果,给朱令一个交代。这是我一个特别重要的期望。”

(南都记者张书舟)

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仙侠六道

成仙

界王安卓版

武神赵子龙无限元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