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缩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缩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两口塘的警示皱皮木瓜

发布时间:2020-10-19 03:11:09 阅读: 来源:热缩套厂家

“两口塘”的警示

湖北日报

全国讯:烈日当空,久旱少雨。

面对百年一遇的大旱,武汉两个小山村,却因村前村后的当家塘,展现出截然不同的景象。

当家塘,丘陵岗地村落的灌溉水源,更是村民的生活用水之源。

记者走进新洲区仓埠街毕铺村、蔡甸区玉贤镇杨新村,探访大旱之中“两口塘”的悲喜故事。

一个无奈,一个轻松

“下点把雨,基本上不管用,这禾苗没得救了。”8日上午,烈日炙烤着毕铺村的原野,村支书孙养斌双手叉腰站在田头,看着叶子发黄的禾苗,一脸无奈。

毕铺村地处新洲西北,连绵山冈阻隔了它与武湖、倒水河的连通,村民日常用水都靠塘堰蓄水。4月上旬,该村取水抗旱插下六七百亩早稻。5月份以后,蓄水抽干,又没下过一场透雨,种下的水稻眼看难保了。“更急的是人畜饮水。”孙养斌说,塘堰干涸,井水碱性重,不少村民租用三轮摩托到数公里外的河边拉水。

当日下午,记者来到蔡甸区杨新村时,却见梯田里稻禾绿意盎然,蝌蚪在浅水中游动。

杨新村位于蔡甸第一高峰——九真山山腰,村庄附近无江无湖。村支书朱清国一脸轻松:全村1000多亩水田全部插上稻秧;即使再干一段时间,当家塘的水还能再放100多个小时,撑个把月没问题。

旱情相似,水塘有别

今年1月至5月,新洲、蔡甸降水量均约200毫米,较常年偏少六成左右。毕铺村、杨新村都是山坡岗地上的山村,旱情相似,为何在大旱中却是两幅景象?“全靠塘堰蓄了水。”去年底,52岁的朱清国从报纸上看到今年可能干旱的消息,要求全村约80口当家塘堰蓄水,并严禁随意放水。杨新村还规定,养了鱼的塘堰冬季不准干塘,只许拉网捕鱼;抗旱时浇田优先,鱼苗损失村里补偿。

该村二组56岁的农民刘旺选说,近几年来,村里每年都要清理几口塘,蓄水灌溉。去年4月,村里还专门在自家田头挖了一口塘,如今塘里蓄水3米多深,一大片稻田用水不用愁了。

而在新洲毕铺村,记者在宋家大湾、方家大湾看到的却是另一幅景象:快淤平的塘堰早已干涸,不少塘底杂草疯长,前几天的降雨只是打湿了泥土,仍无积水。

支书孙养斌坦承,塘堰淤塞是受旱的重要原因。该村21个小组,有大小塘堰170多口。由于长年没有清理,大多数塘堰变成了“鸡窝塘”、“杂草塘”,淤平的塘堰基本上蓄不到水。遇到干旱,基本就是摆设。

53岁的农妇程保英说,塘堰大多是大集体年代修的,往些年冬季挑泥清塘肥田,一塘清水不仅是村民洗菜洗衣之处,更是农田“救命水”。如今劳力都外出打工,塘堰已经一二十年没清理过了,哪里还能蓄水?!

水塘背后,困难重重

“我们也想清塘,但实在是没有财力。”孙养斌说,2000年以后,国家取消了农业税,水利工、义务工也取消了,村集体又没收入。

孙养斌算了一笔账:清一口3亩大、1米深水塘,按每方土10元钱计算,得2万元,村里哪里拿得出?找村民收钱,一是难收,二会导致干群关系紧张。

杨新村的塘怎么没有淤平呢?2007年开始,该村通过村民代表大会“一事一议”,用“上级政府奖一点、外出‘化缘’一点、村民出力帮一点”的办法,把部分塘堰整修了一遍。

朱清国记得,去年修塘时,在家农民不愿干活,村组干部就挨家挨户“叨唠”,让他们每天争取出半天工,做些除草、清坡等力所能及的事。“塘堰用得好,最少可以抗拒十年一遇的灾情。”朱清国说,否则就是旱情来了也顶不住,汛情来了也扛不住。孙养斌也认为,就实际感受而言,塘堰等小农水抗旱的作用其实更大。汛期蓄水防涝,旱季自流浇田,农民使用方便。

眼下,漫步杨新村,但见一方方碧水荡漾的大小塘堰,掩映着绿树炊烟,让人心旷神怡。

小水塘折射“民生水利”大课题

“两口塘”的故事,令人深思。

眼下农村主要水利设施,基本上修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告别农村大锅饭时代后,当家塘逐渐成了农民心中的痛。

据了解,新洲区80%的塘堰没有清淤,蓄水量不足建设之初的1/3。在蔡甸区,8000多口塘堰近十年清理过的也仅1000多口。在许多村庄,门口的水塘基本淤平,蓄水能力不足一米,且又脏又臭,洗衣洗菜都成了难题,只得家家打井。

近年来,各级水利投入主要集中于灌区建设、水库整险、泵站改造等大型工程,地方财政的“粑粑”有限,难以兼顾塘堰。2005年,武汉实施“农村家园计划”,但由于资金有限,大部分村只能一个组清一口塘。

今年1月,中央发布新世纪以来第八个中央一号文件,直指水利建设。记者连日在蔡甸、新洲采访基层水利工作者,他们反映:今年大旱后,定会掀起农村水利建设新高潮,但又担心当家塘成了“被遗忘的角落”。

今年春节期间,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问题研究中心主任徐勇教授调查了全省33个村的水利现状。徐勇认为,新洲、蔡甸反映出来的当家塘问题,在全省各地都普遍存在,“一口塘”折射出民生水利偏弱的大问题。未

来水利工作的重心,应当由大转小,多建设小型、微型水利设施,追求民生实用。

鉴于农民和村集体经济普遍存在的实际困难,徐勇建议,设立政府专项资金,采取财政补助与农民自筹相结合,整治淤塞、荒废的塘堰,让当家塘成为抗旱防汛的第一道防线,更成为农村山清水秀的得意之笔。

南宁治白癜风研究院网上挂号

南昌白癜风专科院怎么样

天津哪家中医院治湿疹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