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缩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缩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个默默无闻的幸福缔造者

发布时间:2020-07-13 16:39:43 阅读: 来源:热缩套厂家

大凡公干去国外,留给自己的业余时间,经常相对有限。所以,只要可能,尽量接触当地社会和本族人民,不准备在华裔同胞中多周旋,采风异国社会之优缺点。诸如,我自己不安排去看唐人区,逛华人街,吃中国饭,结同胞伴。我没有异化的意思,只是觉得,如果一味沉浸在华语世界里,是否浪费了当地的人文环境资源,至少,有些本末倒置?

美国是个移民国家,不过,衣阿华位于美国中部内陆,又是农业地带,流动人口相对稀少。因此,以这里为背景拍摄的美国电影《廊桥遗梦》中,给我印象最深的,倒不是男女主人公的生离死别,而是另外一个细节,十分真实的细节:《地理》杂志的男记者发现女主人公居然是意大利移民时,十分惊讶,连忙问她来这里是否感到沉闷和失望,是否想过有朝一日远走高飞。同样地,虽然我没有刻意回避,但我也没有想到,在这里,居然会遇上同胞,阮。

第一次来这里就遇上了阮。那是在当地企业的厂房走廊里,在美方公司陪同人员的引导下,我正匆匆地行走,准备参观另一处设施。这个时候,阮出现在走廊里,非常热情地,先和他的同事打过招呼。这是一位身材不高年近半百的普通汉子,须发直立,面孔沧桑,带着东方民族在美国所特有的谦卑。经过他同事也就是我的陪同介绍后,阮躬身对我致意,双手献上早已备好的名片,还带着些微的体温和湿润。我们就算认识了。他的汉语讲得断断续续,兼有浓重的粤音,听起来十分吃力,我就只好说,你已经习惯了,不如讲英语。阮就十分窘迫。陪同人员随后告诉我,他是一位从南越过来的华人,汉语不流利。我回到旅馆,阮已留了希望晚上联络的口信。第一次来这里,日程安排得非常紧,坦率地说,我也没有准备和他再来往,就客气地谢了谢他的好意。电话那一端,阮十分惋惜,说,下次再来,一定要提前通知。我答应了,但没有想过再来。

美国人喜欢说,世界真小。始料未及的是,我有了第二次访问该单位的机会。而且,又是在走廊中碰上阮的。不过,这一次,完全是邂逅,而且,他并没有看见我,是我主动招呼他。想想上次我的拒人千里,也不太好意思。阮发现是我,非常意外,极度兴奋,而且,抑制不住的荣耀,不顾当时他身边的同事,急忙冲过来,紧紧地握手,劈头便问:这一次,能停留多久?我实在害怕他的热情和邀请,连忙拒绝说,你们单位已经完全接待了我,包括每一顿餐食,每一次用车。阮的名片虽然表明也是一位工程师,但是也仅仅是一位工程师,在这个超级企业里,地位十分低微。因为,陪同我的高级职员看出我对阮仍有分寸,高级职员虽然面带微笑,但目光中含带些许严厉。阮没有再说什么,立刻讪讪而退。

望着阮微微拱驼的背影,才感觉岁月销蚀的痕迹。见过两次面,居然没有仔细打量过他,我不禁有些难过。公司职员察觉到我的心思,随口说了声:阮是很一般的人。我明白这话的含义:阮在这里混得并不好,只是年轻时在岘港美军基地里作过贡献,战败后才得以举家迁来美国。从这个意义上说,阮还曾经是我们的敌人,70年代的越南战争中,助纣为虐。

最难堪的事还是发生了。那是在离别之际。美方非常重视这次访问,几位高级董事和副总还专门陪同送到机场。正当我们作最后的寒暄和告别时,我突然发现,阮早已等候在机场里,等着和我告别。触景生情,想起我对他一直缺乏应有的热诚,就急忙问候他。阮手里准备好了一件礼物,这个时候,十分虔诚地,把礼物递给了我。原来,都是些宗教印刷品,最难得还尽是些简体中文版。

刹那间,我没有了主意。我不知道该断然拒绝,还是登机后悄悄处理。我们的海关绝不允许旅客带入这种印刷品,再说,我也不信教。我想我当时的尴尬一定是明明白白地写在脸上了,而阮还浑然不知。不消说,这一次,公司高级职员几乎是不加掩饰地愤怒,立刻把阮推隔开去。

无独有偶。不久后,我第三次拜访这家企业。老实说,这一次,我顾虑重重,生怕再遇上阮,再惹出什么麻烦。上一次,公司管理层肯定要狠狠训斥阮。好在这家公司重视雇员终身制是有良好口碑的,否则,我还要担心他是否有被开除之虞呢。

果不其然,阮坚持要我去他家里做客。我实在是个怕应酬的人,不过,这一次,他已经把我的日程全部打听妥当,甚至,就连接待我的公司职员也笑眯眯的,不仅没有反对意见,而且特地给我留出半天时间,成为正儿八经的安排。

如约来到阮家。一路上还在考虑如何应酬场面难堪的晚餐,不曾想,偌大的客厅里,房间内,阳台上,黑压压的,人头攒动,都是人,都是中国人,中国大陆的年轻人,来附近大学攻读学位的留学生们。男孩子们忙着下厨,女孩子们忙着布置,见我进来,立刻欢呼雀跃,一点不生分。开饭的时候,特别喧哗,女孩子唧唧喳喳,男孩子脸红脖子粗。一道菜肴上来,七嘴八舌,互相评价,互相传递,互相嘲笑,互相帮助,亲密无间。看得出,他们也格外珍惜这次聚会。我就忍不住好奇,说,这么多菜肴,这么多餐具,怎么准备的啊。不料,女孩子的阵营里,哗的一声,爆发出哄堂大笑,惊天动地;还是男孩子本分,老老实实地告诉我,这都是他们依据各自打工餐馆的条件,食物可以说是餐馆老板就地取材的工资;分量和餐具嘛,可以说是打工仔有一点点近水楼台的含意。

饭后就是水果,各种各样,五颜六色,布盘摆设,精彩纷呈。再看同学之间,没有熟悉和陌生的局限,没有年纪、阅历、籍贯、学科学位和经济资助来源的区别,男男女女,促膝而坐,亲亲密密,南腔北调,千姿百态,边吃边谈。男孩子炫耀自己新近掌握的技艺,女孩子则抓住难得的机会,在同胞面前,挑挑食,发发嗲。不过,同学们毕竟经过磨炼了,懂得分寸。席后,也没有人推三阻四,而是争先恐后,主动飞快地,将场地收拾得干干净净。然后,就是饮料,音响和音乐,电子游戏。当然,重头戏是免不了的,跳舞,温情脉脉,缠绵万千。毕竟还是日渐西化了,我想。

酒足饭饱,感慨良许,这个时候,我才有所觉悟:那么,这里的主人呢?不知不觉间,房主怎么不见了?怎么只剩下我们这些来自国内的年轻人,喧宾夺主,在这里为所欲为呢?借着酒劲儿,我有些放肆起来,随意四下走动观看,这才发现,相对狭小的厨房里,拥挤着阮家全家人。他们教徒般虔诚安静地围坐着,从容地享用自己习以为常的简单晚餐,大大小小,没有一个人出来参与我们的热闹,同学们也没有谁为他们端一点我们过于丰盛的菜肴。因此,这一次的目光相接,十分自然、贴切和默契。真是一个完美极致的境界啊:他们甘愿把自己隐藏起来,做一个默默无闻的幸福缔造者,全心全意,安详地分享我们弥漫在空气中的淋漓尽致。

随州职业装订制

和田设计工作服

辽阳职业装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