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缩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缩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9-(XINW

发布时间:2021-10-10 08:26:30 阅读: 来源:热缩套厂家

莫含烟叹气,这对儿女,没一个让她省心的,也不知是随了谁?

像他们的老爹么?他可不是个会生事的,顶多就是性子清冷些;像自己么?自己性子乖巧。怎么这两人就是东一茬,西一茬的。

“罢了,儿大不由娘!我们管得了么?”莫含烟来个破罐子破摔。

反正这对儿女除了不够听话外,其余都是这一辈中最强的。

两人天份都高,不过才三百年,天姩云已修成七尾,修为到了天阶九级;天齐灏二百年前就升至神阶一级,修为还在不停地上升中,再过个百八十年,修为定要超过他们的老爹和自己。

这是值得她欣慰的。

天齐灏这臭小子的事,她暂且不管,反正祸害的是别人。可是女儿的事,她不能不操心,因为女儿生来是被别人祸害的……

莫寒烟想得出神。

这时,有弟子来报说有份喜帖,莫寒烟接过帖子翻开一看,是忘尤与帝九姬的,不由盈盈一笑:“这家伙折腾了三百年,终于修成正果了!”

忙将消息告诉天迦黎,两人立即着手给忘尤准备厚礼。

赶上喜事,夫妇俩只能暂时离开,他们本想带天姩云和天齐灏同去,只是想到,儿女都这般大了,与他们走在一起,已然十分不协调。

他们都是上神,与天地同寿,即便儿女都这般大了,他们依旧青春年少。

一家四口走在一起,常被人误认为是兄弟姐妹,这让四人显得十分尴尬。

细想三番,莫含烟决定还是将儿女们留下。

临走前,两人嘱咐天齐灏要好好照顾天姩云,天齐灏面上答应他们,见他们走远,骨子里的不安份因子又开始作祟。

“阿妹!哥哥带你出去溜达下吧!趁着咱爹娘不在,乐呵乐呵!”

天姩云想了想,道:“哥哥要带我去哪?”

天齐灏道:“天宫、神宫……咱都去过无数次,要不去人间走走,反正天上一天,人间一年,趁着这时差,咱们可以痛痛快快的玩玩!”

天姩云盈盈一笑,她也有许久没去人间了,不知那个人现在怎样?

想到那个人,脸颊不由一红。

天齐灏见她一副思春的,呵呵一笑:“阿妹心里的人在那里!”

见心事被人道中,天姩云脸上的红云越发生得滚烫:“讨厌死了!”

天齐灏笑得得意。

两人先后破了万莲山的数道阵法和结界,直窜而去。

没了父母的束缚,这两人快活的像两条鱼。一路腾云驾雾,好不潇洒。直至看到云下熙熙攘攘的人流,这才寻了个不显眼的地方下云端。

天姩云望着眼前琳琅满目的商品,陆陆续续买了好多,她不用当心东西拿不走,因为有母亲给她的如意袋,就是一座大山她也能带走,而且是那种不费吹灰之力的。

钱也不用操心,反正天齐灏有的是钱。

想到这天姩云顿了顿,拍着天齐灏的肩头道:“哥哥哪来这么多银票!不会是偷来的吧!”

“切!不要把你哥想得如此不堪!这是我从咱爹的乾坤袋里拿的!咱爹是这大陆上的神,什么样的银子票子没有,他才是真正的有钱人!”

“哦!”天姩云这才放了心。

两人在街上逛了半天,随后找个间茶馆休息。

天齐灏抿了口茶,感觉如同白开水,无趣地将杯子往桌上一搁道:“什么味道都没有,有什么好喝得!走,哥带你去个好地方!”

天姩云正幽幽地喝着,她觉得这茶挺好,虽然比不过父亲惯用的月下影,但喝起来也挺香的!

见她不语,天齐灏直接上来拉她:“走了!”

天姩云无奈只好跟着他。

夜幕下,几只大红灯笼挂在怡红院门前,烛光摇曳,忽明忽暗,映着几个袅袅婷婷,影影绰绰的纤影。

“哟,好俊俏的公子!”其中一个女子朝天齐灏望了来。

浓浓的脂粉味,让天姩云极不舒服。

“谁说得,这小姑娘才叫漂亮,不信你问妈妈!若是咱楼里有这么一位标志的姑娘,一定将百花楼比下去!”

着红衣的姑娘抚着手里的团扇嫣然一笑,朝另一边正在拉客的老鸨笑道。

天齐灏乐得哈哈大笑,天姩云却仵作在原地,伸手扯扯天齐灏的衣袖。

“哥哥,咱们还是走吧!”小声对天齐灏道。

天齐灏却不以为然:“怕什么,难不成还怕她们吃了你!瞧,你一来,可将她们比下去了!还是阿妹你漂亮!”

天齐灏说着,伸手捏了捏天姩云的脸。

弄得天姩云越发羞赧不堪。手一扬,挥掉他的咸猪手。

见他步进了楼里,她只好硬着头皮跟着。

两人找了间雅间,叫了水果、点心和酒,仍觉不够,天齐灏又叫了个姑娘来唱曲子。

那姑娘嗓门不错,声音莺亮亮的,如同泉水叮当,却是面遮轻纱,不以真面见人。

十指纤纤,拨弄着一根根琵琶弦,当真应了那两句,“犹抱琵琶半遮面”“未成曲调先有情”。

一双媚眼如丝,不时秋波暗送,撩人心魄。

眸光时不时在天齐灏身上流转,惹得天齐灏哈哈大笑。

天姩云觉得屋里闷得紧,便借故出去透气。

对面厢房里传来男女的嬉笑声,熟悉的荼蘼花香让天姩云身躯一怔。

她是灵狐,嗅觉一流,绝不会闻错。

这楼里并没有荼蘼花,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人也在这里?

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两手互捏到了一块。

不由自主地往对面走去。

“再给本尊取些酒来!”

一个男音开口道。

那是他怪有的声音,她的心一圈圈泛着涟漪。

恰巧没了酒,从屋里步出一个姑娘,看样子像是出来取酒的。她趁机,将那姑娘打晕,接过姑娘手中的酒壶,灌满酒水后步了进去。

屋内酒香四溢。他斜仰在软榻上,一身如血的红袍半敞,露出玉石般的胸膛。肩膀宽阔厚重,两块突起的胸肌绷得紧紧,小腹平坦坚硬有力……另半截拽落在地,如同黄昏时分的凝布在空中的晚霞般晕染开。

一只手支在枕上,另一只手正提着酒壶,姿态肆意慵懒,言笑间芬芳无限。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好似跟文的人不多啊!好吧,这个故事就稍简短些。清明小假到了,要回家祭祖,这两天只更了哈!

6方道路清扫扫路车报价厂家低报价

新鲜石斛花的功效与作用石斛怎么保存好品牌值得选购

大型机械手湿喷机隧道湿喷机

防火彩钢瓦不锈钢瓦楞板北海彩钢瓦制造商

许昌发电机租赁型号齐全

6吨国五吸污车哪里有卖销售价格

山西工字钢冷弯机市场走向型钢冷弯机

胺固化环氧无毒防腐底面漆一个专长胺固化环氧无毒防腐底面漆

济南CPVC电力管如何进行粘接

蓝牌5方绿化洒水车供货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