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缩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缩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河北农民工工资直追北上广

发布时间:2020-10-17 01:29:37 阅读: 来源:热缩套厂家

河北:农民工工资直追北上广

作为环渤海经济圈中的重要省份,河北省之前一直是以劳务输出为主,但近几年来,由于经济的发展,本省吸纳的劳动力越来越多,季节性用工荒已成常态,招工难迫使许多企业不得不提高待遇,有的行业工资甚至直逼大城市,但即便这样,农民工择业时仍然“挑肥拣瘦”,企业招工难时隐时现。  党城乡:工资直追北上广  “和北上广等大城市的工资差距越来越小,到去年,我们这里石雕工人的工资已经和他们那里持平了,并且还在涨。”吕树昌说。  吕树昌是一家雕刻厂的厂长。他的雕刻厂所在地党城乡是保定市曲阳县8个石雕专业镇之一,通过20年的发展,这个乡已有大大小小的石雕企业120多家。和河北省农村许多地方一样,党城乡大多农民的家庭收入主要靠打工这一块儿。之前,许多村民多在京津谋职,近几年来,回流到本地的越来越多。当地政府统计,仅石雕行业就直接吸纳了全乡劳力5000多人。  据记者了解,目前,最令吕树昌这些石雕企业主头疼的就是工人工资的上涨。这几年,上海、广东等地区也在发展石雕业,通过薪酬优势,曲阳县成熟的石雕工人被他们挖走很多。为了争夺人才,当地石雕企业也被迫提高了工人们的薪酬,南北石雕企业的人才争夺战愈演愈烈。  吕树昌说,3年以前,在他的厂里干零活的工人一天工资是30元,今年一上班,就达到了80元,中午还要免费管顿饭,超过8小时还得加加班费。最明显的是技术工人,3年前,一个石雕技术工人一天工资是100元到150元,现在能达到400元甚至500元。  据了解,石雕业行情最好的时候,一件雕塑的利润能达到3成甚至5成,但这两年,达到15%就已经可以使很多企业主偷着乐了。利润下降,有诸多原因,但工人工资上涨是其中之一。  “去年,安装雕塑组件的工人一天工资要最低200元,还包吃包住包路费,一个技术成熟的石雕工人一年挣10万没有任何问题。”新蕾雕刻集团厂长甄会江说。  吕树昌说,3年前,50个工人他支付100万就够了;但现在,同样的人数,需要支付300万。“南方也就是这个价,但南方生活成本高,我想同样的薪酬,大部分本地人不会背井离乡去外地。”  涨工资全面开花  党城乡的例子也许只是一个特例,但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招工难留人更难的现状迫使企业涨薪酬却是一个普遍现象,“廉价用工”的时代正在远去。  在石家庄市,许多餐饮业除了提供食宿外,基本工资一般都在每月1500元至1800元。而在2010年,餐饮业服务员的工资只在1200元左右,即使这样,也往往“一工难求”。2月底记者在一家饭店吃饭时,饭店老板亲自端盘送菜,问其原因,他苦笑着说:服务员不够,招不到人,他只有自己出马了。  其他行业也是如此,石家庄市一家建筑公司负责人说,现在抹墙和贴地板砖的大工工钱每天涨到260元到280元,比去年下半年高100元左右。保定市的一个卡车司机说,前年他的工资是4200元,去年涨到了4500元,今年一过年涨到了5000元。  唐山市人才市场统计,今年唐山市企业用工工资普遍涨了一到三成左右,不少销售岗位明码标价3000元以上,办公室、行政、会计类工作不低于2000元。此外,“缴纳五险”、“带薪休假”也被当作招聘优惠条件来吸引人才。“而在2008年,一个办公室人员的工资还不到1000元。”唐山市人才交流中心副主任王得利说。  牛聪昆是曲阳县农民,10多年来,一直在一家石雕场打工,给工厂管理机械。他回忆说,10年以前,他一天的工资是20元,3年以前是40元,今年达到80元,8小时之外的加班还得另加钱。“我干的不是技术活,挣得不多,技术工人挣的是我好几倍。”牛聪昆的儿子牛保克就是他所说的技术工人,牛保克今年刚刚出徒,工资一天就达到了150元,超过了他父亲近一倍。  劳动力输出越来越少  “工资涨到这么高,但仍然闹‘工荒’。”吕树昌说,“以前有活儿年三十都干,现在一到腊月就招不到人了,给双倍工资都没人干。”这个话题让他很感慨:“真的变了,以前是愁这么多工人怎么安排,现在是愁用什么方法招到工人。”  由于用工紧张,曲阳县党城乡当地许多妇女也加入了打工一族。河东村村主任赵士龙说,去年村里有40多个妇女在石雕厂打工,主要给雕塑磨光,一天也能挣四五十元。附近这些村里,很多妇女们也都在石雕厂做零工。  “几年前,为了方便本县人去京津就业,我们在北京、天津都设立了联系点,专门为县里提供那里的就业信息,曾经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这几年形势变了,京津招工信息越来越多,但县里应聘的人却越来越少。实际上,本县也缺低端劳动力,前20年,县城只有两家饭店,现在大大小小达到了300家,待遇不好连服务员都招不到。”曲阳县劳动人事局副局长田成杰说。  据曲阳县劳动人事局统计,随着当地经济的发展,以及劳动力薪酬的上涨,回本地就业的农民工越来越多。全县有劳动力11万人,2003年,外省输出5万多人,去年这个数字减少到2万人,其它9万人全被本县消化了。“本地经济在发展,挣的钱和大城市也差不了多少,但支出要少得多,出现这种情况是意料之中的。”田成杰说。  对企业来说,从“最不缺人”到“最缺的就是人”这个转变过程实在是太快,还没从懵懂中清醒过来形势就已经变了,于是用工待遇不得不提高,招工限制不得不放宽。唐山市人才交流中心副主任王得利说,春节过后,唐山市人才市场的需求非常旺盛,很多企业对年龄、工龄、学历等“硬框框”不再明显设限。  河北省总工会日前的一项调查显示,该省技术工人需求量在350万人左右,但目前仅有百万人,缺口较大。而在技术工人队伍中,30岁以下的只占5%,30至40岁的占20%,40至50岁的占35%,50岁以上的占40%。  据河北省人社厅统计,去年,河北省农村劳动力转移1528万人口,省外输出仅为326万,而河北省吸纳的外省劳动力也有200多万人,省内很多城市闹起了“用工荒”,一些地方、一些行业的“用工荒”甚至由季节性转变为常态性。

gcse课程

ib教育

alevel培训中心

alevel补课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