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缩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缩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在剑桥学说话

发布时间:2020-07-13 17:05:33 阅读: 来源:热缩套厂家

有人问我在剑桥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我说是人。

那些历史上的名人不必多提,只说在平时的生活中随处可见的:去学院餐厅吃饭,对面坐过来一位长者,英国人,已经90岁,一口流利的汉语,说自己1947年曾在北平工作,后来在剑桥东亚系做了汉学家;酒会上偶遇学院的酒保,这个人在学院貌似只负责管理藏酒,但其实他还是剑桥大学出版社的社长,也算是学术界的风云人物。随便一顿日常午餐,可以听到德国战后的历史,可以了解意大利中世纪的宗教,可以搞清楚助听器是怎样发明的,可以讨论法国戏剧、美国电影、埃及政局以及日本法律。

说三人行,必有我师已经不太准确,因为事实上每个人都一定是你的老师。

语言能力决定发展潜力在这些人中,有一位作家是我非常敬重的。他本人在美国一所大学教授文学写作和加勒比研究,教学之外以写作为主业。在和他接触的过程中,我学到很多,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使用语言的准确性。

去植物园散步,他可以边走边告诉我们路边的植物叫什么名字,有什么气味或者怎样辨别。每次提到某个信息说之后发邮件,他都一定会拿出本子记下来,回家后立刻就发。跟他闲聊让我逐渐意识到自己使用语言的时候是多么不准确我经常用这个那个来指代事物,描述方位时就说这边或那边,描述距离就用不远或比较远。每到这个时候,他都会让我解释清楚到底是哪个,到底在哪边,到底有多远。

后来我注意到,他在陈述的时候会说得非常准确,很少用代词,语言很少有歧义。甚至在蛋糕店里看到不知道名字的蛋糕时,他都会问清楚它叫什么,怎样拼写。想想自己有时候见到不认识的词都懒得查一下,有时候说不清楚事情就干脆放弃不讲,有时候觉得没必要什么东西都知道名字,反正当面一比画或者用手一指别人就能明白了。现在想来,自己的写作不能很快提高,这真没法怪别人。之前学英语时到处找方法、找技巧,殊不知,捷径就在于这种日常的积累和准确使用语言的意识。

这些道理貌似一直都懂,也一直觉得自己算是一个肯下功夫的人,但遇到这样一位作家后,我才看到了什么叫下真功夫,才明白了什么叫良好的学习习惯。后来,我写了一段文字拿给他点评,本以为已经写得很清楚的地方居然还是被找出很多歧义。之前常抱怨自己写得很清楚了别人还是不明白,那次被挑出问题之后,我才真正明白了什么叫读者意识。

从国内读研开始,已经记不清写了多少论文,练学术写作的时候也不知听了多少遍要有读者意识,要从读者的角度看自己有没有写清楚。但其实只有在真的被人从每句话、每个词中挑出问题的时候,你才会真正明白到底什么是读者意识。

这样的学习经历是我之前没有过的,平时即便有人说你写得不清楚,也很难会像这样告诉你为什么不清楚,哪里不清楚,怎样才能更清楚。能给出这样精准的反馈,需要的不只是耐心,还要有足够强的表达能力和解释能力。

我记得高考报志愿的时候准备选英语专业,有人质疑,说英语不过是一个工具,干吗要把它当专业。虽然我当时对未来有明确的方向,但却无力解释,后来也常听人评论,说现在的大学毕业生人人都会说英语,英语专业的学生不可能有什么优势。现在我终于明白了,英语的确是工具,但恰恰是这个工具,如果你掌握得好,它就可以给你打开很多扇大门,通向很多不同的世界;如果掌握得不好,就没有办法准确地表达自己,就不能让别人领会你的意思,也就没有办法做成自己想做的事情。

在英语世界使用英语是这个道理,在中国使用中文也是一样的道理。看上去貌似人人都会说中文,人人都会写汉字,但事实上,用中文上街问路和做公共演讲,用汉字聊QQ和写文章,这是有天壤之别的。

《纽约时报》中文版曾经刊载过一篇文章,叫《人文学科不该成为冷门》。文章的作者克林肯博格曾在美国许多知名大学教授非虚构写作,他在文中说:每个学期我都充满希望又十分恐惧,如果我的学生已经掌握了写作,我将没什么可教,而每个学期我都发现,他们还是不会写作。他们能够组合起一串串术语,堆砌起大段大段腹语般的句子结构。他们能够围绕碰巧得到的主题和意识形态概念四散转移,而仅仅这么做就能得到好成绩。但说到清晰、简洁的写作,毫无障碍地阐明自己的想法和情绪、描述身边的世界做不到。

能够准确地表达自己并让别人明白,这件看似简单的事不是随便就能做到的。可以不夸张地说,在现代社会里,使用语言的能力很大程度上能够决定一个人的发展潜力。

很早之前就有老师告诉我们,有辩才一定是人才。不是说人人都要当作家或以文字工作为业,但不论是口头语言表达还是书面写作,能够找到合适的词汇和表达方式来传达自己想要传达的信息,这是在现代社会立足所必需的能力。

写作是一项基本技能拿写作来说,写作本身能够给人带来巨大的愉悦感。去年在学院结识了一位来自澳门的访问学者,她在大学任教的同时也是当地报纸的专栏作家。我发现她近半年来发在报纸上的文章都是写她在剑桥的亲身感悟。那些日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我也看到过、经历过,但是看到她亲笔写出那些经历,不仅在一定程度上为彼此保存了很多美好的回忆,也为他人贡献出了很多好的故事和想法。

乌兰察布西服订制

随州定制西装

zhiyezhuang

偃师工服制作